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憂鬱煙雨,而我等你

一種清寂,裹了淡淡的菊香,攜著落葉的離愁,從窗前,一直到天邊……
  耳邊,一曲煙雨青花瓷踏著唐詩宋詞的雅韻,憂傷寂寥的旋律裏,思念擱淺在北緯21度的愛情。
  此刻,我剛讀完秋天寫給我的信。外面雨水很長,就像流過村莊黃昏的輕煙。淡攏慢撚,是我現在能記起的另一扇門。這樣的雨天,原是適合讀信的。於是我讓自已深深的坐進夜裏,重新鋪開信箋。天涼請珍重加衣。這是妻對遠行而去的夫當說的話。於是,我搭在這行詞句裏走了很遠,一如唐朝那些坐船經過月下的詩人,無人深談,獨守著一場曠世孤獨。你看,水墨下,我亦踏雲而去。
  我想,秋天抵達的時候,我並沒有來得及種起半坡的蘭。我知道,這也許會讓遠道而來的你感到失望。此刻你是我的異鄉人。也許,可以在夜晚的時候讓你坐下來陪我一杯淡酒。與你說說遠古朝代中那些天涯羈旅的失鄉人。或者談談我剛剛翻過的魏晉朝的那些故事:關於琴,關於酒,關於水,關於詩,關於死亡。
  但是,這些信箋上並沒有寫出你要來的本相。它們寥落的鋪在我的燈下,細瑣的每一行,我仔細的讀過去。夜,忽然很涼了,不是麼?
  天青色等煙雨,而我在等你。
  有誰說過,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。你沒來之前,我,一直在這裏。安靜的,棲身於荒野,穿著石頭的外衣,卻以一種纖細的心境,細數著光陰歲月。周遭是蒼涼的風聲,呼嘯著掠過,原野披一身塵埃,滄桑著容顏,溫柔地容納那些散碎的零落。落葉上寫滿憂傷的流年。
  又落雨了,北方的秋天總是這樣。我的窗外亦有一株從古詩中長出來的梧桐。我望眼欲穿,等待雨停。像一枚蝴蝶,棲身有水的屋簷。薄翅輕揚,沉醉一路風雨和想像。
  你從不聽雨,就想我不知你全部的故事,雨同我說話,誰又為你灑一地月輝清涼?許多細微的情感,和樹葉一起腐爛。順便,生幾行蒼白的詩句。字詞上爬滿潮濕的蘑菇。想離你而去,像秋風一樣冷酷的飄走……想撐一柄油紙傘,雨巷深處,一個人看雨,遠離塵世,天荒地老。
  卻為何,雨一落下,點點滴滴化作了思年。時時刻刻,綿綿無期……
  霧氣曲江,起於夢裏的幽幽的你。
  “簾外芭蕉惹驟雨,門環惹銅綠,而我路過那憂鬱的時光惹了你”這是一段浪漫的邂逅。雕欄畫柱鏤空著陳年往事,淒清的心情被囚禁在寂寞的雨聲中,是青銅鏡裏被歲月鎖住的梧桐,多情的雕刻家,用刻刀將我一點一點地捆綁在朱紅的木柱上。卻,蒼白了四季的輪回。等待的熱忱被雨淋濕,歎息在空氣中氤氳,枯萎成雨季之後的乾燥,這是一顆沒有躍動的心,在沒有你的雨夜。你看見雨中的漣漪了嗎,那是我的眼淚,圈圈蜷縮在你微不足道的凝眸中。
  而這,我卻心甘情願躲在你內心的汪洋大海中,看一滴我為你落下的等待。等待是寂寞的花期,漫長而短促,等待著為你綻放最後一刻的燦爛。一如天青色靜靜地等待著煙雨天,靜靜地渴望著生命的完整與美麗。
  而我,在等你,一如天青色等煙雨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