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花非花,霧非霧

春恨秋悲皆自惹,花容月貌為誰妍?
  ——薄命司
  瀟湘妃子
  你是閬苑仙葩,卻又妄自嗟呀!都只為著還恩前生,哪想緣定三生石?遇著那無瑕美玉,卻終將心事虛化。想想,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?
  還記得你荷一把鋤,穿過桃林,吟著那震忍心魄的《葬花吟》:未若錦囊收豔骨,一掊淨土掩風流。試看春殘花落盡,便是紅顏老死時,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!這時的你,可曾想過自己何時香消玉殞?
  寄居賈府的你,步步小心,卻怎麼輕易流露了你的感情?想來萬事皆有定,離合豈又無緣?
  人只道你清高孤傲,拿知你一腔心事無處訴?人只見你倍受寵愛,哪明瞭你離家的哀傷?人只誇你才比天高,貌勝西子,哪知你花開易見落難尋,到頭來花落人亡兩不知?
  枕霞舊友
  繈褓中,父母歎雙亡,縱居那綺落叢,誰知嬌養?
  生在侯門繡戶,卻因為父母雙亡而不知何為富貴。縱比那晴雯,襲人不如。
  可歎如此女兒,從未將那兒女私情放在心裏。既無黛玉之過於謹慎,又無寶釵之太過於圓滑,更無探春之“多刺”。處事沉穩,落落大方,贏得世人喜愛,廝配得才貌仙郎,自此以為你可以揚眉吐氣,不再受人指責,哪想,終是雲散高唐,水竭湘江?
  怨這道太不公,命途坎坷的偏讓其不得良終。真道是昨貧今富人勞碌,春榮秋謝花折磨,似這般,生關死劫誰能躲?
  蘅蕪君
  都道是金玉良緣,他卻只念木石前盟,終不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。
  你是封建婚姻制度下的犧牲品,本該齊眉舉案,卻換得獨守空房,縱有後來桂有其芳,到底是心意難平!
  你處世圓滑,甚得人心,連一向妒你三分的黛玉也卸下心房與你稱姐道妹,而你可曾想到,正是這圓滑將自己出賣。如今形狀,竟不如當時入宮做女官!
  蕉下客
  雖為女兒身,亦非嫡出,卻才自精明志自高。你猶如一朵帶刺的玫瑰,雖然扎手,花瓣卻很柔軟。
  亦記得你那響亮的一巴掌,打得人心裏直叫好。你的出身讓你覺得無顏面,而你的才氣卻是旁人不及。只可憐你遠嫁海疆,自此遠離故土。
  即如此,也比香消玉殞的黛玉好,更比獨守空房的寶釵強,比之湘雲。迎春更是站在幸福的雲端。
  都道你是錯投的胎肚,若為正出,又不知能有多少幸福!
  歎這世間美中不足今方信,想那紅樓中多少多才多情女兒被命運束縛。她們被驅趕著往那宿命點走去。她們沒有意識到這點,但我們是知道的,我們是明明白白的。--看破的遁入空門,癡迷的枉送了性命,分離聚合皆前定!
  飄飄灑灑欲半空,零零落落我心中;似花非花惹人憐,絲絲情根深深種;年年歲歲花相似,今昔又見思舊容;我欲問花何處去,天地無語盡隨風。花非花,笑我癡心佇立在風中;霧非霧,歎你幾分心事最難懂;花非花,若是花何不為我留芳蹤;霧非霧,為何總是繾綣纏綿在夢中。 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