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情怯-2

她提出了離婚。

   丈夫像正專注著做一件事時突地被人從背後擊了一巴掌,懵懂著不知所措,母親摸了摸她的額頭:這不發燒,怎麼說起糊話來了?她堅持:我不想在這乏味的家庭裏生活下去了,我要追求我的愛情,我要有愛情的生活。母親知道她的倔強,狠狠地給她一個耳光:你還是三歲的孩子嗎?這好端端的日子不過,造什麼孽?你打上燈籠到哪兒找小倪這樣的好男人去,啊?想作死,你就死去,別作害別人!

   她沒有流淚,心鐵定了一樣。任丈夫萬般地哀求;兒子可憐地哭喊;母親怎樣地叫嚷,她都不回頭。

   接過那本綠皮書,她像只出籠的鳥兒,人間的景致自由明快起來,鷹擊長空,魚翔淺底。她哼著愛情的小曲,迎著十七歲少女時的清純陽光,走向她渴望著的耀著富麗榮光的婚姻殿堂。

   她去了他的城市。

   他憐愛地捏捏她的小鼻子:我的小寶貝,一夜的火車累了吧?她緊緊地靠著他:不累,有你,再苦也不覺著。

    他的心笑了。輕輕地向她吻去。在額?眼?鼻處蜻蜓點水似的跳躍了幾下,落向唇處,深深地咬下去。。。。。。洪水猛獸般潑灑著他?著藝術汁流的萬丈豪情,傾瀉進她的體內。她酥軟在他的羽翼下,震顫,呻吟。好久好久,萬物靜寂,宇宙間只有他和她。

    她慢慢睜開眼,雙手脫著他的臉:愛,今天我把自由的自己給你帶來了。

    他好像沒有聽懂她的意思,口氣裏有點敷衍的味道:我的小鳥永遠都是自由的,自由地飛在我的天空。

    她在他的額上吻了吻,讓他閉上眼睛。她從包裏取出那個綠本本,嬌媚地吹著他的耳:芝麻開花!當那抹綠光掠過他的眼睛時,他的眼神打了個趔趄。她只顧自己甜蜜著,沒在意他的表情,幸福地靠在他的肩上,乖的就如一個考了好成績的孩子等待著父親的表揚。他的聲音從喉底擠出來:你傻了嗎,怎麼能去離婚?她用額抵住他的額撒著嬌:離了婚我就是自由身了,我的老壞就會毫無顧慮地愛我了,不對嗎?他的表情嚴肅起來:你幼稚園的智商,你也考慮後果了嗎?你這樣鬧騰得滿城風雨的,我怎麼會安心地愛你?再想想,你的工作不做了?我的學不教了?我倆喝西北風去?她只有愛,心裏只有他,她沒想這些現實的東東。依然撒著嬌:我不管,我只愛你,愛你就要和你在一起,愛你就只要你,那些外界條件我不在乎。聽完她的話,他嗖地站起來,把她摔出好遠,吼到:你不在乎,我在乎。我五十的人了,我有老婆孩子,我丟不起這個人!她半躺在地上,淚水嘩啦嘩啦地湧著:你不在愛我嗎,倆人相愛怎麼是丟人?他像在教訓學生似的比手劃腳:你也太孩子氣啦,我們的行為是相愛嗎?是偷情,是要受法律的懲罰和道德的譴責的。耶穌知道了都要把你釘在十字架上,你還以為你是多麼得高尚嗎?她怔住了,眼前模糊成一片,一個可愛可敬的王子頓時幻化成一頭怪獸:猙獰,醜陋,不可理喻。她的心慢慢地滲出一灘血來。

  沒誰知道她怎樣回到了自己的小屋。她好累,迷迷糊糊地睡著。她夢裏還覺著他在溫情脈脈地望著她,迫不及待地把她摟進懷裏,在她體內激情澎拜地傾泄他那獸性的原始快樂。她幸福地睜開眼睛,空空的自己,冰涼冰涼。她心不死,摸出手機撥通他的號碼,資訊回:你所撥打的號碼已啟用來電保業務,我們將通知機主您的來電。她發信息,一千遍一萬遍地發出去,手機依然安靜著。在淚珠裏她分明看到了陳毓筆下的女子所尋到的那片廢墟,骯髒地荒蕪著。她的心似有一座冰山壓著,她掙扎,她抗拒,她聽到了自己心臟斷裂的“咯?”聲,盡她怎樣的拼命還是吼不出氣來。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毫無方向地沖出去,頂著風,涮著雨。路上的泥水猙獰地漫延著,濺的她渾身都是。

      以後的日子裏,在她的小城的寓子口,除了串糖葫蘆的,賣肉夾饃的,炒板栗的,擺地攤的,又多了一道“景致”:一個穿著妖豔的女子手舞足蹈著:嘻嘻,哈哈,蘿蔔,白菜,小兔子,你是誰啊,愛,你是我的小寶貝,哈哈,我的老壞,哈哈。。。。。。認識她的人們痛惜地搖搖頭走開去;不認識的人們,東打聽西問問也聽不出個前因後果來,也就全當看著一場笑劇打發無聊罷了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