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忘了曾有你

夜靜更深,一個人呆呆地坐著,音箱裏播放著楊蔓的歌曲,曲調悠揚憂鬱,纏綿悱惻,聽來,心有些微的疼痛。打開我們曾一起擁有的相冊,定神凝視著螢幕,仔細端詳相片裏的那個你。你,仍然微笑似陽光,明媚如許,這燦爛的微笑,這寬容的姿態,這恬靜的雅韻,永恆定格在我的記憶深處,連同我的靈魂一起浮沉,埋藏在了那段豔麗妖冶的往事裏。此時,此刻,月朗,星稀。窗外沒有雨,只有風呼呼地刮著,本是初春的季節,卻無端吹起了大風。這樣的夜,仿佛是為我這樣孤寂落寞的女子而天造地設。

許多時候,就是這樣,獨自一人,四周,有些寂靜,夜,漆黑不見五指,沒由來,驚覺心慌失措,顫抖的手點燃一支煙,夾在修長白皙的兩指之間,裝作優雅地吞雲吐霧,在煙霧嫋繞間,一顆心才慢慢恢復了平淡,恢復了往日的冷漠與安靜。一個人坐了好久,好久,終於,還是感覺到累了,憂傷也隨著眼淚的流落戛然而止。起身,用100℃的白開水泡一杯清茶,輕啜淺飲,淡淡地,就暈開了一個迷離媚惑的夜。這個夜,才剛開始。

寂寞安然,清冷孤傲,這也許真是我原本的面貌,不帶一絲一毫的掩飾與做作。活在這個世上,從不刻意去追求什麼,面對失去時亦是緘默。在狹長的歲月裏,守著內心的孤獨清靜,看時光如何用它尖銳的刻刀在我的臉上刻下一道複一道的痕跡,在我心上開墾出一行複一行深淺不一的田壟。時光真是無情,然而又無比公正,每一分,每一秒,不多不少,不偏不倚,不急不慢地走著,對誰都不會吝惜,對誰也都不會慷慨。

記著那最後一日,我與你,隔屏相對,兩顆心藏了苦澀,帶著無助,用文字交流著彼此的心語,默默而無言,寂寂而無語,只是簡短幾句,卻已經讓彼此說不出話,淚水決堤,淹沒了我們之間有過的風花雪月。那是什麼時候,不記著了,然而,那幾段話,那些痛,卻歷歷在目,記憶猶新。

“原以為你我之間會很糾結於紅塵往事,卻不知如此風清雲淡就放下了。”透過螢幕,我的文字跳躍在這一方天地裏,傳送過去給你的時候,我看不見你的表情,你亦感覺不到我心靈的波動。是那些溫暖美妙的往事,在我的內心翻雲覆雨,不經意就回憶起了最初相識時的心動,牽手時的激動,相愛時的甜蜜,相處時的為難,別離裏的無奈。

“其實,你永遠不懂我的心。你從來沒有瞭解過我內心在想什麼……”你的話,讓我的心真真切切地疼痛起來,仿若用一把利劍,刺破我的胸膛,我甚至可以聽見自己血液流淌的聲音,那是一種盅惑,它讓我瘋狂地想念起你的溫柔,你的好,在這樣一個不合時日的時刻。

“是的,也許我不懂,但你何嘗瞭解我的想法?你也沒有試圖真正走進我的內心,與我身心合一。”我仍然很是固執,那一句“想你”硬是說不出來,面對著螢幕那端的你,我唯有滿腹愁緒與怨恨,思念的話,擱在心裏,久久長長卻欲訴還休。你是不懂我的,相識的時候,我也曾為你心動,為你哭泣,為你微笑,為你歡悅,然而生活如此多磨,人生如此現實,我終敵不過歲月的風霜,而你,又如何才能夠以一個寬厚的肩膀扛起屬於我們的幸福?

“是呀,彼此不懂,如此別過,也就罷了。”你淡淡地。我知道,你我都放下了,因為彼此真的不懂彼此,有什麼比懂得更難能可貴?愛固然重要,難得的是懂得,那是比愛更讓人感覺溫暖與貼心的字眼,會讓人心生嚮往,渴望與追求。

然而以前,不是說好了,我們都不離不棄的嗎?不是說好了,我們都從一而終的嗎?不是說好了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嗎?不是說好了,你只是需要我來陪你這一生嗎?不是說好了,我們彼此之間不分彼此嗎?不是說好了,你不讓我流淚痛哭嗎?不是說了嗎?可是,現在,我流淚了,為你,為那些曾輕許下的山盟海誓,我,流淚了、痛哭了、悲鳴了、失聲了,而你,在哪里呢?

在之後好長的一段時光裏,我孜孜不倦地跋山涉水,孤獨與寂寞是我心靈的伴侶,如影隨行,然而,我卻突然失憶般遺忘了你,遺忘了那段豔麗妖冶的往事;遺忘了你的溫柔、你的好,遺忘了你的誓言、你的愛;遺忘了有關你我的一切,那些美妙的體驗,那些糾纏的愛意,那些悱惻的眷戀。不那麼刻意,卻如此決絕,仿佛我這輩子從來未曾認識過你,從未曾讓你走近過我,從未曾走進過你的心靈,從未曾讓你親吻我的唇,撫摸我的發絲——從未。

跌倒的時候,我嘗試著自己爬起來,微笑著擦幹眼淚,不依賴於你的鼓勵與扶持;失敗的時候,我總結經驗,汲取教訓,不依賴於你的開導與幫忙;成功的時候,我自己告訴自己戒驕戒躁,不依賴於你的提醒與警示;孤獨的時候,聽聽音樂寫寫文字,不依賴於你的陪伴與安慰。我學著,自己一個人大步流星向前走,不眷戀你溫暖的懷抱,不在你狂熱的目光裏沉淪。我要學著一個人走以後的路,仿佛這輩子從未有過你。

日子久了,突然就忘了,從前有過你。如今,我在自己的世界裏踽踽獨行,微笑、恬靜、美麗、知性、快樂、驕傲、自信,一個人的生活真的很好。輕描淡寫就將往事那般靜靜定格在了記憶深處,不去輕易開啟,不去常常回憶,日子過得雲淡風清,歲月流淌靜好安然。你看,優雅轉身後,落滿一地的,是凋零的花瓣,不是,我的心。
返回列表